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爱情文章

此生等一回

2018-06-04 14:01编辑:admin人气:


此生等一回
>

常言说:人生得一二知己足矣。眉子结识了两个人作至交好友,却由此改变了她整个的一生。一个是书杰,一个是青园。

书杰与眉子从小玩到大,一起读完了小学,又一起考上大学,并在同一座城市里读书。眉子总有这样一种感觉:有的事情需要后天不断地去努力,而有些事情却得需要天成。上天早就作好了一切的安排,到了该发生什么的时候,一切自然会发生,而凡人自不必担忧。

记得儿时在一起玩耍,书杰总要说:“眉子,我要娶你作新娘。”虽然长大后儿时的游戏常常要当作玩笑提起,但眉子却始终相信,终有一天,书杰是会要再对她说出那一句千百年来不断为人们重复并要不断地重复下去的誓言。

书杰常来看眉子,眉子也常去他们学校玩,有时一个人去,有时拉上青园作伴。

青园与眉子是同桌,一个典型的南方女子,娇巧可爱而又善解人意,恰与高挑外向的眉子形成鲜明的对比。人都说,南方人与北方人大概是血统的缘故吧,总处不好,眉子与青园却例外。她们一见倾心,并很快成了密友。夜里是最易交心的时候。每当夜来,皎洁的月光如水,散发着极富诱人的光,两位室友呼呼睡去,她们两个却都是夜来香型,一致认为,如此美好的年华要有一半的时光是在睡眠中度过,那简直是对年轻生命的不负责任,是一种很可惜的浪费。于是她们常常要聊至深夜,然后第二天早上睁开困难的双眼大呼又上了对方一当,而到了晚上,却依旧是初衷不改。

“哎,讲个故事吧!”以往,总是青园在听眉子海阔天空,天南地北地神聊,然后不时地加以圈评。今夜眉子却突发奇想,想这样细致的一个女子,内心深处该藏有怎样丰富的秘密。

青园很轻地笑个不停,笑眉子仿佛大巴山上下来的强盗,又笑她这种干什么都要穷追到底的恶习。但青园最终还是屈从于她的坚执,坦白了年少时的秘密:“那一年,我十六,他二十八。。…”

青园觉得自己是爱上了她的邻居,那个浙大毕业生。最初吸引她的是他家里成堆的世界名着和成排的磁带,至今,《罗密欧与朱丽叶》凄婉的曲子仍叫她难以释怀。她常常到他那里去看书、听磁带,他待她也特别好,经常和她聊天,其实都是些鉴赏性指导。她暗暗惊讶于他的博学多识,并为他所倾倒,可是就在她觉得他渐渐融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的时候,他却突然带回了一个女孩,并告诉她,那个女孩是他的大学同学,他就要娶她为妻了。青园对此始终耿耿于怀,从此,再念及他,便是年少时的梅雨季。

“其实,我亦知道,他一直当我是小妹妹的。”青园低语喃喃,依旧是神色黯然。

“我想,他现在看见你,定是要把肠子都悔青了的!”眉子这样笑她,但眉子恍惚觉得,她心中仍有些这样的遗憾呢。

来找青园的男生很多,但她却总说已为尘缘伤透了心,是决不会再伤心一次的。其实,眉子知道她说的不是真的,眉子亦隐隐觉得,实在是没有一个男生可以配得上她。眉子常想,青园大概就是书中常说的“天生的情人”一类的女子吧。真的,如果眉子是一个男人。也要为她动心。

眉子有时觉得上天真是厚爱于她,给她一个书杰,让她今生可以有爱,又叫她遇上青园,在人生最重要的一课里,伴她成长,并教会她许多课程里学不到的东西,在文学与音乐方面,尤其受益匪浅。为此,眉子常常要感谢那位未曾谋面的浙大毕业生。

毕业的那一学期,同学们好象一下子忘记了曾怎样憎恶这个校园,忽然变得留恋起来,大家纷纷去谈情说爱,人人都在争着享受这最后的好时光,以期在大学的日历上,留一个浪漫的梦。那时,夜夜的月光如水,校园的小山上正是桃花飞满天的时候,竹林里挤满了肩并肩、手牵手的一对对恋人。

“真是谈恋爱的好时节。”青园常常要流露出很忧郁又很无奈的样子。眉子想,这个人真是太痴,仍在想着她那个浙大毕业生哪。忽然想起书杰有好一段日子没来看她了,不知毕业的事忙得怎样了。正想着呢,他就在敲门了。眉子想,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灵性动物,你才刚刚转动了一下脑筋呢,一眨眼,那人就已在你眼前了。而她恍惚觉得在她与书杰之间就存在这么一种神密的联系,她便很有些小迷信地认为,这可就是人们常常提及的缘份?

他问眉子单位联系得怎样了,眉子说正等你来商量呢。

他忽然沉默下去,一副罕窘的神态,颈上的青筋亦暴跳起来。“眉子,我一直都想对你说一句话的……”

眉子的心忽然间心律不齐地剧烈跳动起来,她知道。她盼望了许久的那一刻,终于就要来到了,尽管已习惯了没有表白的日子,但那一句话,眉子却是一直都在期盼着的。

“眉子,你是一个好姑娘,可人的一生是只能选择一次的。青园与我……”

眉子不记得他后来都说了些什么,也不记得后来都发生了些什么,她悄悄打好背包,提前离开了学校,离开了那座城市,来到了一个遥远的陌生的地方,从此开始了她从未设想过的生活……

一直以为,生活是以它既定的方式进行的。面对这次巨大的改写,眉子总不能适应。过去的事情从不敢回想,常常于夜深处醒来,不知身在何处。一个人躺在体育场的草丛里,望着天上的星星,让悲哀淹没整个心际;一次次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徘徊着,直走到浑身透凉。忧伤的日子过得极为漫长,宽绰的衣里裹着日浙消瘦的身躯,曾经灿烂的她忘却了欢乐原本的颜色。挣扎在爱恨交织之间,却又不知心恨谁……

眉子依旧周末去看电影,一个人,没有了青园,也没有了书杰,往日一起欢笑的三个人变成了孤单的她一个,在别人的悲喜剧里喜时喜,悲则悲,而忘却了自己的存在。看完电影走出影院没想到来时还好好的天却下起雨来,打开自行车锁抬头的瞬间,意外地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个小小的没有雨滴的世界里,惊异的目光的终点是另一双充满柔情的目光的起点。无须问他在此等待了多久,也无须问他怎么会知道她就在这家影院。

“对不起,友男……”友男是眉子一同事的同学,自一次偶然的相识之后,他便常常出现在眉子的生活里。每当眉子坏透在一种情绪里,他总能找到无助的她,而每一次,眉子总也只有这么一句。

一次次地拒绝,原只为等待,如今却只能拥着一个未圆的梦总不能释怀。也许人生本就是一场刻骨的孤独吧?

“眉子,为什么不尝试着重来一次?记得美国一个作家曾说过,人一生可以谈十八次恋爱呢!”常有好心的朋友这样劝她。不是不想,却总也说不清楚,总觉对书杰那份牵挂始终放不下。

此生既嫁不到他,从此,便不再踏入伤心尘缘。大概象她这类女人,脾性即如此,一旦认定了,就决不再回头。即使明知这样走下去毫无结果,也要固执地走到底。

那是一个大雨之后的晌午,一老同学来看眉子。“知道吗,眉子?青园已不在了呢,据说是因为败血症……”眉子猛得吃了一惊,一时竟不能相信这会是真的。想起曾是怎样鲜活的一个人,怎能说不在就不在了呢?!

“什么时候的事?”

“好象是两年前的事了。留下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好可怜!”同学在不断地唏嘘着人世的无常,眉子却欲哭无泪欲罢不能。

八年了,离开那个改变了一切的日子整整八年的距离了,这八年的岁月,他们这三个人,由少年到青年,由形影不离到不再相见,这其间,实在是已经过了许多,变化了许多了。但眉子总想,无论发生过什么,或者将发生些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失去那颗高贵的心,丢弃那份高尚的情感。

当眉子终于站在书杰的面前,眉子发现他们都已是泪流满面。眉子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很紧地拥着那孩子,一如拥着当年的青园。

“眉子,还肯嫁给我?”眉子的泪再次涌落下来。

等一个人,一千年,一万年,算不算得太久,如果终有爱作为补偿?上天把最好的都已给了青园,然后把属于眉子的那部分留给坚执的眉子。

也许上天早就作了这样或那样的安排,要眉子在多年之后,终于等到这一天,这一刻,她一直苦苦等着的那一个人终于对她说出了那一句话。

(来源:http://bediinc.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bediinc.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