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爱情文章

流年过,时光微凉

2018-06-06 14:05编辑:admin人气:


流年过,时光微凉
>

生命无关乎记忆,只在悲欢离合间从容消逝,也许,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还能忆起昨天。

——题记

总是,喜欢一个人漫步小道,徜徉于黄昏落日之间,细数心情,细数过去,也在静静而过的流年中细数那些微末如介的幸福,迎着微风逆向看着太阳的光亮,慢慢的细细的感受它发出的丝丝温热,然后告诉自己,即便没有关怀,一样可以温暖自己。

就像是冬末初春,春意萌动,远远望去,路边的衰草已透过严寒,翠翠绿绿的一大片,早已展露生机,走近看却依旧是荒草一片。就像这样,在温热的阳光中一个人漫步,一个人细数点滴,一个人独守荒野,一个人独守一座城。不为等什么,不为期待什么,也不为谁守候,而是,喜欢一个人的恬淡,喜欢一个人的静谧,就像这样,远离喧嚣,远离尘世,忘却浮华。

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离我很远、很远。

很多时候,我都是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湎、忧郁和悲伤,眷恋或离别,以及在回首中不经意间湿润的眼角,然后,隔着泪眼看这个世界,整个世界陪着我一起哭,这个瞬间,所有的回忆都成为心中难忘的风景,无论是好的坏的,就连眼泪曾演绎的昨天,也化作心中纯纯的温暖。

不管过得开心与否,时光总是以我们觉察不到的速度流逝着,如同手中的细沙,总以为握得很紧,可是展开,望着手心,却早已所剩无几。也从来没有人知道它流往何处,去往何方,只是再回首,它早已洗了尘埃、淡了浮华。

抬头看,天依旧蓝,云依旧白。

回首间,回忆远去,流年尽逝。一句简单的告别语,一个眼神,一个转身都成了爱情结束的姿势。决绝而又凄凉,尤其是在这寒冬萧萧的夜晚,散尽烟花,一地尘埃。一声无望的叹息,回荡在茫茫夜空中,化作一缕缕清风随风逝去。

静寂如水的夜晚,凄迷而又荒凉。我用冰凉的手指敲打着黑色的键盘,你那些冷若冰霜的话语,附和上这首哀婉凄艳的伤感歌曲,让这个落寞的夜晚更加惆怅寂寥。手在颤抖,泪在婆娑,心在滴血。屏幕上孤零零的几个简单的汉字如绣花针一样不顾一切的扎入我内心的万丈深渊。蚀骨的悲凉和无助的失望,眼泪几经挣扎着要跃出我的眼眶。我强忍着内心的感伤,用零星的文字缓解心中不能释放的伤痛。我不得不承认我们短暂的爱恋成就了我的一篇又一篇美文,却也在真切的在摧残着我的快乐。

我曾经为你拒绝所有的温暖,只为在红尘深处等你。而你迎接所有的暧昧,只为赏一朵又一朵的不同的野花。你冰冷的话语滴落在白色的屏幕上,远远抵过着初冬夜晚的凄凉。而我还是抱着那么一点点残余的希望。像一个苦苦索赔的顾客,拎着一颗血淋淋的心,阴魂不散的追讨你的良知,又隐隐盼着你能我一个回心转意的赔偿。而事实一再证明我只是一厢情愿的错误,用我的错误惩罚我的幸福。该是多么的得不偿失和无可挽回。

情到此处,禁不住想起张爱玲的《半生缘》里失散了十几年的恋人顾曼桢与沈世钧,别后重逢时说的最动人最素朴,也最凄美的一句话—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人世的苍凉,全括在了其中。这也该张爱玲小说个性的极致处:一句话,几个字,足以引出世间的万千苦辣,肝肠寸断却仍不能言说的酸楚。常常慨叹顾曼桢与沈世钧苍凉的爱情。此去经年后,再见谁也不是从前的彼此。年岁的消逝苍老了容颜,也沧桑了年少轻狂时的爱恋。而他们从前唯美的爱恋早已经消耗在时空的阻隔中。没有了回去的可能。

而我们呢?我们也再回不去了。当初那些灿若烟花的誓言,那些柔情似水的呢喃,那些缠绵悱恻的爱恋,都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误会和争吵一点点消失,直至消耗殆尽。犹记得初见,如故人般亲切,我含羞的娇容,我低眉的妩媚一波又一波的潋滟在你的心底。你温润如玉的体贴,你俊朗非凡的外貌如磁铁一样吸引着我的灵魂。于是在那个灼灼盛夏,在那个水墨丹青的江南,我们十指相扣,唇齿相依,许下不离不弃的诺言。迷离的烟雨,嫣然盛开的花朵,你掌心的温度,你的温良谦恭都幻化成一缕清风,拂去了我夏日的燥热和不安。

我常常在清新的午后,一盏香茗,一只瘦笔,细细的勾勒你的精致的轮廓,尔后附上那些暮霭苍山,不忘在我作品的右下角会深情的写下我的祈愿。我像收藏家珍一般的小心翼翼的搁在最高处。而现在,那厚厚的一摞都已经尘埃落满。还未来得及清扫,心底的尘埃也愈加积聚。

(来源:http://bediinc.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bediinc.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