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励志文章

灵魂救赎之路

2018-06-10 11:01编辑:admin人气:


灵魂救赎之路
>

暌违四年,苏童为当代文坛奉上的新作《黄雀记》,重新带领我们走进了香椿树街。隔着江南岑寂的窗棂,我们看到,少年们一一地穿过天井,跨越院门,因缘际会时舔舐彼此的孤独,夜太长,烛焰太弱,那条通往心魂的桥梁遍寻不着,厌了,倦了,一阵躁郁中,手起刀落,意在拯救的杀戮以泯灭告终。同样讲述残酷少年,传达血腥成长,却因了少年们仓惶脚步后那抹安详的笑容——祖父对生命的敬畏和故土的坚守,而使得文本平添一份温暖的质地,原本沉重的故事架构,也有了一个轻盈的收束。

《黄雀记》全文包括三个章节,分别以保润、柳生、白小姐的视角展开叙述,以祖父丢魂为背景,藉由一场阴差阳错的青少年强奸案,影射了年轻一代在成长道路上的精神迷失,在债务的清算与罪恶的弥补间,在人性的困顿、挣扎乃至觉悟里,向读者清晰地描绘出一条灵魂救赎之路。

“这条命说走就走”,恐惧心理的驱使下,祖父每年春天都要为自己准备新鲜的遗照。与其说恐惧,归根结底,倒不如说出于对生命本身的敬畏——昭示自己曾活过。祖父的亲力亲为,这一种对儿孙不孝的“阴险暗示”,使得整个家庭弥漫在战争的硝烟里,从而,照相馆的一次失误便成了丢魂的导火索。“破了,我脑袋里的气泡破了,你看见那股青烟了吗?我的魂飞走了”——理想的气泡破了,但信念仍在,对生命的敬畏和故土的坚守仍深深根植在心底,从此,“疯癫”的祖父,开始四处寻觅藏有祖宗尸骨的手电筒,奔走在捕获青烟的路途中。

这条路途并不孤单。因缘际会的三个少年,在互相取暖而不可得的境况下,在魂灵无可依傍之时,很快赶了上来。

与传统的严父慈母的家庭相反,囿于母亲的威慑之下,少年保润的生活一向是窒息的,多少年来,一条无形的绳索始终束在他颈项处——这就不难解释,被派去照顾爷爷的保润,如何无师自通地习得了捆绑之术,并在井亭医院形成了“良好的口碑”,每逢病人发疯,总有家属前来求助。捆绑别人,恰恰反证了自身的被束缚,不自由。而象征着自由的爱情到来了,仙女出现了,暗恋的苦涩与甜蜜第一次令他感到“身心俱在”,他第一次活得有血有肉。这样的第一次伴随着一场被嫁祸于身的强奸案而结束,第一次迅疾成了最后一次。狱中的保润不是保润,灵魂飞升,仅余一具空皮囊罢了。

自幼和养父母在精神病院长大,身为孤儿的仙女,连名字都是自己取的。周围的精神病人和她活在两个世界,养父母虽然同她活在一个世界,但都已年迈,唯一和她有共同语言的,或者说,她灵魂的唯一窗口,就是陪伴她的两只兔子,那是她所有忧伤和欢愉的源泉。而兔子的丢失,无异于她整个灵魂的丢失,在这般“失魂落魄”的境况下,伙同柳生将罪名转嫁到保润身上,也就不足为奇了。

“香椿树街大名鼎鼎的柳生”,“父亲柳师傅在街东的肉铺,母亲邵兰英在街西的肉铺,两把刀各据一方,长期掌握着香椿树街居民餐桌的命运”,“新鲜猪肉与热气腾腾的猪下水衍生了权力,也罗织了人情,这户人家在街上的地位,也就不言而喻了。”点点滴滴,如此这般的描述里,我们不难发现柳生的高处不胜寒,我们不禁要揣测,众人仰视的生活状态下,他是否也渴望一双平视的眼睛?没错,他向保润求助去捆绑自己疯癫的姐姐,无异于将自己的隐疾袒露给人看,是一种被分担被理解的希冀,是一双伸出去需索被紧握的手。遗憾的是,这双手刚刚触碰到另一双便抽身而退了——他将自己的新朋友生生变成了替死鬼,保润锒铛入狱的同时,他也堵死了自己灵魂的出口。

为了寻觅丢失的灵魂,少年们在这条迷途之途上摸索前行,清偿着彼此的债务。柳生代替保润看护医院的祖父,细致到一茶一饭的饮食起居;化身白小姐的仙女,混迹风月场多年,周旋在一个个大佬身边,寻找精神依靠,需索灵魂共振,下意识里,莫不正是在寻找少女期丢失的那对兔子?重返香椿树街,答允保润去水塔跳一支小拉,也是在向暗恋自己的保润赎罪吧?狱中归来的保润,四处寻找仙女,并一度纠缠跟踪,只是为了能和她跳一支小拉,少时未能成行的小拉,那一刻,他静静地贴着她的脸颊,“像一块石头依偎着悬崖,像一个受惊的孩童,无助地依偎着母亲。”“然后,她感到脸上被打湿了,是属于男人的温热而节制的泪水。”

如果说强奸案预示了三人的丢魂,那么,柳生婚礼上保润拔出的致命一刀,则昭告了找魂的破灭及返魂的开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世间的感情债是永难还完的,所谓的赎罪也只能是一场自我安慰,最后的最后,罪恶必将被更大的罪恶所吞噬——这是苏童在摹写少年成长时惯有的残酷,诗意的残酷,“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婚礼上惨死的青年,等待入狱的罪犯,下落不明的女人,某种角度来说,苏童或许是善意的,惟其如此,他们的命运方能永远系在一起,再也分不开。

开放式的结局,令整个返魂过程有了谜一般的飘渺。藏有祖宗尸骨的手电筒,被白小姐无意丢进了河水中,保润数次搜寻未果,而故事的最终,仓皇出逃的白小姐在同一片水域中诞下了婴儿——“不是早产儿常见的羸弱的啼哭,是老人般的悲怆的恸哭。”无疑隐喻了灵魂的返归。?爸涟仔〗愠鲎撸炝秤ざ氐阶娓傅幕潮В?“怒婴依偎在祖父的怀里,很安静”,更加彰显了返魂后那一刻的恬然,如入澄明之境。

是的,经由丢魂、找魂、返魂的三个过程,如影随形的祖父,在背后引领少年们走过了一条完整的灵魂救赎之路。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走在灵魂救赎的路上,每一次的救赎都换来一段崭新的人生,肉身陨落,灵魂抽离,势必要经历这般的痛苦,少年的成长与蜕变才能实现,我们也才能不断去承受生命之轻。尝遍历尽千帆的甘苦,方能享受坐看云起的孤独。你、我、他永远走在灵魂救赎的路上,永远走在蜕变中,而老去与新生,垂暮老人和新生婴儿则是茫茫世间永远的风景。这,或许就是整部小说的主旨所在,一如头顶的上帝,苏童俯瞰着这变与不变互相交织的世界,抿嘴而笑。

抛却小说情节不谈,整部作品在语言上一以贯之地诗意,这或许和苏童以写诗开端的文学之路不无关系,那一种江南细雨绵绵的调子,那一种看不清说不透的谜,都将他同其他作家远远拉开一段距离,苏童的文学疆域早已形成,一旦涉足,你便能嗅到那独属于他的气味。譬如祖父每年春暖花开都要拍的“遗照”,譬如陪伴仙女成长的“兔子”,这些诗歌般的意象里充满了绵长的想象力,恰如《妻妾成群》里的那口井,每个读者投射在其中的倒影都不同,愈是如此,便愈想一窥究竟。

语言诗意之外,由语言营构起来的情境更为诗意,如同一帧帧文艺电影的画面,江南小镇,薄暮炊烟,少年情意缱绻,如此这般在读者眼前徐徐展开。保润与仙女初遇的情形是,“伞角像一只小鸟俯冲过来,在他脸颊上啄了一口”;出狱后的保润终于得偿所愿,和仙女在水塔下跳了一支小拉,“像一块石头依偎着悬崖,像一个受惊的孩童,无助地依偎着母亲”;甚而仓皇出逃的白小姐落入水中,也是一种悲怆的诗意,“以一堆垃圾的速度,或者以一条鱼的姿态,顺流而下”。

就是这样,苏童的小说有一种不属于小说,属于诗歌,属于散文,乃至属于散文诗的美,这就在引人入胜的情节之外,有了值得咀嚼与反刍的文学价值。

纵观全文,整部作品最大的特色,还是沉重之下的轻盈,一种留有余地的残酷。正如作品的名字《黄雀记》一样,虽然黄雀捕螳螂,但黄雀毕竟是黄雀,不是黑雀,残酷之外,自有一种明丽之色。它不像余华的作品,崇尚暴力美学,血肉横飞残酷到底,一剑刺下去,不穿透人心誓不罢休;它甚至也不像苏童自己此前的作品,那些残酷少年的叙事,止于困顿、迷茫和惺惺相惜。这一特色,在作品的结尾处,尤为明显——见证少年成长的水塔旁,新生婴儿回归祖父的怀抱,很安静。这一细节的处理,可谓别开生面,立时令一部成长小说有了大气象,有了得道升仙的神韵。

这神韵难以言诉,正如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救赎之路。 

(来源:http://bediinc.com)

上一篇:真爱无私

下一篇:谈文学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bediinc.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