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伤感文章

天空 温暖

2018-07-24 18:38编辑:admin人气:


天空 温暖

  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符号和问题不翼而飞,屏幕上只剩下一片白雪茫茫的空白。原来一切真的曾经有过的。原来一切都是空白。

  心还是弱弱地疼了,阿姨又处在婚姻的悲伤之中,这样一个她,如此一个我,两个不同年纪的女子,为不同的事而悲伤着。看着心不在焉开车的她,心里真的很疼。车里放着悲伤的音乐,两个人都沉默不语想着各自己的心事。上海春意已渐浓,车内气氛压抑,车窗外,春在一刹间绽开着,渐显浓郁,我知道有些美好我已失去了。

  我微笑。在任何我难过或者快乐的时候,我只剩下微笑。

  不快乐是因为在乎了,还是因为委屈了?弱弱的有些心疼。姨,说留在上海吧!工作也不难找,还可以和姨在一起。只是去与留,两座浮光流华的大都市,属于我的热闹少得可怜。来到太和殿,阿姨点了景观包房,能看到东方明珠的全景,两个人却全然没有心情观景。一些人,一些事。一开始的开始,是我们欢声歌唱,到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彼此陌路行走。阳光灿烂的微笑是青春里,一半阳光一半薄凉的我。回到熟悉的初见,看到你对我说了再见。

  我想给我的灵魂找一条出路,也许路太远,没有归宿,但我只能前往。

  在的一直都在,不曾离开。时光流逝变迁的或许只是物是人非的往事。跟着时光走着,看见依然一直都在温暧,谢谢你们一直都在,云一直记得,也懂得。离去的已远离。自己无意造成的荒诞,无尽的委屈将不与谁诉说。只是想在颠沛流离的伤感里给心找个可以落脚的定点。白玉兰的花香在这个季节变了香气,失去如约而至,心在失眠的夜伴着倾泻的泪水,一起穿越到无底的黑暗之中,哭到眼睛真的好疼时才收手。这偶尔无意染上的冰凉入骨疼痛。

  我总是以为自己是会对流失的时间和往事习惯的。不管在哪里,碰到谁。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

  有人说:一切的温暧停止时,拆开的便是伪装的伪善。只是看完,嘴角轻轻上扬微笑。其实我只是个脆弱不成熟的女子,还没有很好学会如何好好珍惜值得珍惜的东西。迁徙的流年,辗转而过的时光,我只是个被悲伤俘虏的人。回不了头的悲欢冷暧,只能说声:谢谢这岁月又一次让自己成长,延伸到骨头血液里的疼痛,只有自己知道。我无言只是我难以言说,不代表我不诚实和伪善。

  鸟的翅膀在空气里振动。那是一种喧嚣而凛冽的,充满了恐惧的声音。一种不确定的归宿的流动。

  空气里泛滥着无法捕捉小小忧伤,哭到不能哭时告诉自己:没事,没事,我很好,我很好,都会好起来的,会的,一定会的。小心翼翼收起所有伤口,相信它们总会找出释放的出口。总是不会给自己留退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看着姨偶尔会大笑,她笑着我疼着,只是却清楚地听到了两个心脏疼痛的声音。两个不同年纪的女子因不同的事而一起哭泣着的样子,好凄凉。内心浅浅地有着期待,它们可以回归最初。半夜严重失眠,蜷缩在床上,抱着剧烈颤抖的疼痛,悄悄地,悄悄地,让悲伤无限扩张。

  生活里常常有些东西常常突然变得没有依靠,像海市蜃楼一样,那么恢弘壮大的观望,刹那间就消失不见。

  孤单成长的岁月里,一直活在自己编制的美梦里,演着一个虚伪的自己。击碎了自己最初的初衷,我确实不坚强,却只是很坚强。是的,我什么都拥有不了,只能背着属于自己的残荷躯体一步一步重重向前走。过于追求完美,过于倔强,带些偏激,终于将自己逼进了绝望的死胡同,那里漆黑一片,只是有个角落可以望到天空,一如既往的忧郁蓝。那是我内心选择的颜色,一如迷恋黑色与威尼斯面具一样。

  即使不能善待,但那依旧是恩赐,只是幻觉稀薄。即使再剧烈,仍只是烟花,留下的不过一地冰冷的尘埃。

  我想我在成长,有一天我终会懂得。不会删除也不会清空,只会划个句号。最开始的美好,会永远留在心间最干净的地方不变。学着做个纯棉女子,温暧冰凉左心房。学着做个简单的女子,微笑向暧。温柔坚定。 我的天空.因有你们而温暧如初。

(来源:http://bediinc.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bediinc.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