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伤感文章

前缘误,三世情缘飘零泪

2018-08-10 09:55编辑:admin人气:


前缘误,三世情缘飘零泪

  我要飞越世界,坚持最初的梦想,幸福就在某个转角处等候!张开翅膀,天地任我翱翔!

  我是蝶,是梦想的使者,我是梦,是凄凉的守候!我是白天和黑夜交替时那一错手的温柔,自遇见你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已为你而彻底沦陷!只为了你蓦然回眸那浅若惊鸿般的一瞥,我的心,便开始有了做人的企盼。

  春去秋来,光阴荏苒,时光的钟漏刻下了太多的印记,却始终抹不去你那一回首的温柔。我的翅膀变得如此沉重,因为无论怎样努力,始终飞不到你的身边……

  如果那个有着明媚春日的下午,你不是站在桥上看风景,如果不是我碰巧从你身边掠过,也许是我的美丽的外表吸引了你,你转过身来,左手微微上仰,向我作出一个邀请的姿势,就那么璨然一笑,满天的云霞瞬间失去了颜色!

  我轻轻落在你的掌心,迷醉在你的醇酒样迷人的微笑里,我听到你轻轻的呓语:这一世为美丽的蝴蝶,下一世,你该是个绝色的女子吧!如果可以,来世就让上苍安排我们相见吧,希望下一世里,我们还认得彼此!

  你举起手掌微微一扬,对着我轻轻一吹,我含泪迟疑着,在你眼前久久盘旋,暗自许下下一世里,一定陪在你身边!

  我曾经多么喜欢张开翅膀在广袤的原野里翩飞的感觉,只是为了你,改变了最初的方向。我是一只修行三百年的蝴蝶妖,我此后的修行,只是为了有一天,可以与你在一起。

  佛祖亦为我的虔诚感动,特许我在凡间历经三世情缘,我满心欢喜转世为人,只想陪在你身边,哪怕佛祖说过三生缘尽灵魂散,从此再难入轮回,也全然不去在乎……

  [壹]  一世情缘

  我呱呱坠地的时候,因为张眼见不到你,而哭得异常凶,母亲怎么哄都哄不住,直到你推开门惊喜地叫着:“婶娘,这就是我的新妹妹吗?”

  从此一看到你,我就笑得格外灿烂,你总点着我小巧的鼻子说我为什么老黏着你,害你不可以和同龄的小朋友们一起玩,每次都要带着个小累赘。

  只是我甜甜的笑甜甜地叫你念哥哥,你便笑逐颜开,说就算累赘,也要天天带在你身边,因为我是那么的爱哭,因为你不忍心看到心爱的妹妹掉眼泪!

  我三岁的时候,你五岁,每当我被村里顽童欺负时,你总是挺身而出,象老母鸡护雏般,将我护在身后。小小年纪的我,就已经将你当成了一生的守护神。

  小时候我们玩过家家,三岁的我,自己扯了块红布盖在头上,伸出双手摸到你面前:“念哥哥,我就是你的新嫁娘!”

  你呵呵笑着,抱起我,一把扯开红盖头,带着我到镇上买糖果给我吃,我看你认真地剥开外面的一层簿簿的纸,将那圆溜溜的东西放进我嘴里,那股甜蜜的滋味啊,如此美妙,那是穷其一生都化不掉的浓甜啊,是我生命里爱情的最初的味道!

  你教我习剑,看剑花挽出一层层波纹,看你腾挪跳跃,看时光如飞般跳跃着前行,转眼已到了情窦初开的豆寇年华。

  那一晚,我施展轻功,悄悄潜进你家后院,溜进你的房间,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可是等到我沉沉睡去,也不见你回来。一觉醒来,你已在房里了,我被你安放在床上,你用背影对着我,在临摹一幅画。我悄悄地起身,走到你身后,看到宣纸上是一个美丽曼妙的女子,优雅绝美,娉婷含笑,居然不是我!

  “念哥哥,这是谁?”

  “她叫紫暄,是你未来的嫂嫂,漂不漂亮啊?”

  “……”我的泪汹涌而出,那一夜我哭得肆无忌惮,你只是不停地说:“阿离,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阿离不哭,你是我的好妹妹,我永远是你的哥哥!哥哥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其实你心里一直明白的,明白我对你的爱,只是,你始终只能把我当妹妹。

  那女子,后来我才听说,是因为有一次,你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了刺客,被伤得很重,幸得她相救,才保全了性命。从那时起,你的心便被她绝世的容颜所攫取,从此为她沦陷。

  后来你们有了婚约,你开始为她甜蜜地守候,等严寒的冬天过去,等到了春天桃花盛开的时候,你就要迎娶她进门了。只是,她在桃花还未吐苞的时候,跟着她心爱的人私奔了。作为幕容世家的三公子,你无法容忍这样残酷的事实。你有绝世的好武功,有显赫的好身世,更有在武林中受人尊崇的地位,你不甘心自己心爱的女子被别人带走,你搜遍海角天涯,发誓要把她找到。

  你还会不会记得,那个美丽的午后,风儿的吟哦还响在耳边,阳光的明媚还珍藏在我的心头,我在心里为你,撑开了一季的守候,看你寂寞的笑容,心里有所动容,却只是眼睁睁看着你离开,无语凝噎……

  慕容念,你要离去,我只是无语。阳光在你身上洒下一片温暖的光环,我想触摸,却在你冰冷的眸子里,止住了伸出的指尖……你永远都不肯,在我的柔情里做一刻的通融,你的心,始终爱着那个绝情的女子,纵然她如此对你,你也不肯回过头来,看上我一眼……

  你在杏花坞找到他们的时候,那男子已重了剧毒,生命垂危。那个你最爱的女子,求你放他一条生路,是用剑横在自己颈前求你。

  你答应了,用随身携带的百毒散救了他,将你心爱的女子带回了家。不离不弃,带在你身边。结婚,生子,过完了那一世。

  念哥哥,你的心里没有我!

  我也是个倔强孤傲的女子,只能眼睁睁看着你,离开,我无法言语啊,任心在那株菩提树下,化成了一潭古井之水……我会在此守候,五百年,等待你一回眸的柔情,将我彻底的溶化,成为你血液里的一分子,相互缠绕着,再不分开!于是,这一生,我化为了菩提树下的一潭古井水,静静地守候你归来……

  [贰] 再世情缘

  时光荏苒。转眼五百年过去了。

  我在深深的期盼中,等到了你。你撑一把油纸伞,独自踽踽而来。我仿佛听到心底雀跃着的笑,全身的细胞都跳跃起来,我攒足了力量,在井底咆哮着,希望你能听到,我激动的低语——这是我所能表达的爱的语言哦!

  阳光炙烈,你汗流浃背。我看见你拭着脸上的汗,将伞靠在井畔,俯下身来,取桶盛水来解渴,我奋力一跃,将自己装在桶中,然后被你掬捧在手心,汲入心田。如是,我便在你的心中了!我的爱!

  那一天我被带到了家里,那是个怎样的家啊?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张破旧的单人床,一条破棉被,一张旧旧的三条腿的书桌,桌面上斑斑驳驳驳的漆剥落得厉害,满屋子的书,堆得乱七八糟,几乎没个下脚的地方。

  夜色深了,你还在挑灯夜读。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你连晚饭都忘了吃,那些书,真的可以当食粮吗?

  我从你身体里游离出来,化作一个素淡的女子,洗手作羹汤。当你闻到粥香味时,才听到自己的辘辘饥肠,抬头看到了我。一个素肌皓颜的女子,如一泓清泉般,不矫不饰的,天然去雕饰的美。我看到你眼里有几分动容,亲爱的,你还记得我吗?五百年前的我?苦苦守候五百年,就是为了今生能够与你相拥。

  我们相爱了,虽日子清苦,却甘之若饴。

  我们的爱情在这一世里开了花,结了果,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我陪你挑灯夜读,为你洗衣做饭,为柴米油盐一日三餐奔波劳碌。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你,并不善经济事,家里实在是穷困潦倒一塌糊涂,我便做些女红,辛辛苦苦贴补家用,就盼着有一天你能金榜题名,方不负这十年寒窗之苦啊!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当你骑着高头大马,穿着大红的状元袍,随着锣鼓喧天的队伍走到家门口时,我幸福地流下了眼泪!以为这一世就是天长地久了。

  只是没料到,皇上颁下一纸状元令的第二天,又赐你做了驸马爷。你是有妻室的男子啊,那一刻却在看到公主的肖像时,忘掉了家里的糟糠之妻,你对皇上说尚未婚配,欣然做了驸马爷!我见过那公主的容颜,居然还是前世你所追逐的女子紫暄,一切仍是命中注定吗?无论我怎样努力,怎样苦心孤诣,都是惘然!

  我是多么的不甘心啊!可怜膝下这一双儿女孤苦无依,可怜我等你五百年,纵修得一世姻缘,终于还是败给了你的那一场荣华富贵梦,第二世里,你居然是个负心的薄情郎!

  幸好还有这一双儿女,我不怨不恨,含辛茹苦将儿女养大成人,儿子也和你一样的出息,19岁时高中状元,将我接进状元府。女儿也寻到一个好夫婿,我此世的心愿了了。

  我要再等五百年,等待一个你一心一意心中只有我的轮回!

  我化为蝶,学那中国史坛上不朽的爱情史诗梁山伯与祝英台,翩跹滑翔过五百年的漫长岁月,静静落在今日的舞台,守候着你来,来把我相认,续起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三世情缘!

  [叁]   三世情缘

  2000年的春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你站在桥上看风景。俊逸的五官,挺拔的身影,在我看到第一眼的时候,就已心向往之,终于等到了,我的第三世情缘——

  我滑翔过清碧的水面,化作一白衣女子,在湖水里挣扎着喊“救命!”眼角的余光瞥见你匆匆忙忙跑过来,一边甩下外套,一边飞快地跃入湖里,向我拼命游来。水并不深,只是我已有些窒息,当你的手缠过我的腰身时,我还是幸福地昏厥了过去。

  你手忙脚乱地将我救上湖岸,送我到医院,于是我们相识了。

  “谢谢你救了我,我叫莫离。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呵呵,我叫莫念,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哦!”你俊朗的笑容让我有一瞬间的迷惑,时隔一千年,你的笑容还是这样生动,这样让我的一颗心如此轻易地为之沦陷!五百年前,我们本来就是一家呵!(只可惜你的记性一向不如我呢!那些前尘过往,只有我自己心里最清楚呢,呵呵……)

  你是豫北一家广告公司的总裁,我自称是刚毕业的本科生,学的正巧是广告设计,于是顺理成章地进了你的公司做了一名广告设计师。我别出心裁的设计和独具一格的构思常令你赞不绝口,很快,我便成了你的得力助手,工作中相得益彰,生活上也同样如影随形。

  你表面光鲜,而实际生活里却是一团糟,你从来都不善于日常生活里的柴米油盐,天天在外面吃得不好,得了胃炎,我渐渐走进了你的生活,为你准备一日三餐,天天抱着食谱下厨房,为治好你的胃病颇下了许多苦功夫。

  那天你心疼地将我拥在怀里说:“阿离,这辈子遇见你就是我最大的福气!真该感谢上帝,安排那天我能在湖边遇到你!我救了你,你救了我的胃哦!呵呵……”你的吻轻柔地滑过我的发,落在腮边,唇上,那灼热的温度倾刻间将我整个人整颗心都溶化掉了,我期盼了一千年的爱情,我等待了一千年的人哦,这一世,总该只属于我一个人了吧!

  恋爱,结婚,极尽幸福和甜蜜的日子,让我这一千年的守候变得轻描淡写,曾经无尽的苦苦煎熬,如今悉数化为幸福的味道,在心间蔓延。再漫长的守候,在你心满意足地得到并拥在怀中的时候,都是一种值得了。自从这世遇上你,我脸上的笑容,就从来没有隐形过,一直一直在,象开在幸福枝头的花儿一样,灿烂而真实!

  儿子8岁的时候,我们带着他去拍生日照,看着照片中生龙活虎的莫小念,摆出各种顽皮可爱的姿态,想这凡世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此吧!我今生是多么多么的幸福啊,你常说我会在睡梦里也开心得笑出声来!

  “爸爸,那边有卖糖葫芦,我要吃糖葫芦!”

  “好!好!小寿星,爸爸这就去给你买!”你拍拍孩子的头,笑着转身去街对面买糖葫芦。

  那时正是春天,街道两边种满了樱花树,美丽的粉红色樱花飘满了街道,随风轻轻地舞着,美丽而多情。

  我含笑看阳光下你的背影,写满温暖的味道。我看见你举着两串糖葫芦向我们招手,阳光映在你的脸上显得格外生动,你迈开修长的双腿大步流星往回赶,赶向十步之遥的我们,你举着的是我们全家的酸酸甜甜的幸福滋味啊,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一辆小轿车飞快地驶过来,悄无声息地,那么突兀地出现在你面前,你甚至来不及反应过来,我看见你的身子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飘飞起来,四溅的鲜血在我眼前幻化出重重妖娆的罂粟花,毒蛇般扼住了我的喉,使我发不出一点声响……

  我的手深深掐进儿子的胳膊里,才能攒足力气抬起头,瞥见车窗玻璃里,那一张灿若春花般的面庞:怎么又是你!紫暄,——是你,你怎么如此狠心!我苦苦守候了一千年的爱情,再一次被你如此轻易地夺走了!

  我的泪,化成了小溪,汩汩地流淌下来, 我的三生三世的情缘,这场斩不断的牵牵绊绊哦,怎么竟如此凄怆收场……

  紫暄从车上下来,俯下身来,望着血泊中的莫念,轻轻说:“原来你在这里?!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你是谁?你怎么认得他?”

  紫暄抬起头,冷冷地说:“你是蝴蝶妖,凭你千年的修行,竟不记得我是谁?”

  [肆]  轮回幻灭

  “……”我迷惘地摇摇头。我只记得凡尘三生三世里都会遇到你,我只记得,是你一次又一次地,夺走了我的爱情,夺走了我好不容易祈求来的幸福!

  你盯着我的目光开始渐渐冰冷下来似乎含着某种仇恨。 “这也难怪!我们当年是被削去了法力,夺去了记忆,当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有些无措,听你用沉缓的语调,向我诉说着那不为我所知的遥远的前世……

  “一千多年前,我们三个人同在天宫为仙,你是瑶池幻境里一只彩蝶,我是瑶池台上供奉的一株仙草绛珠草。

  那一次王母娘娘寿辰大典上,我遇到了当时贵为天鹰将军的他,我们相爱了,彼此深深地相爱!

  只是天庭里太多的约束,让我们的恋情只能深深埋在心底。不久后,我发现自己已是珠胎暗结,知道瞒不下去了,唯有逃下凡间避难。在最后生离死别的时刻,被你不期然遇到,你信誓旦旦说好要帮我们严守秘密,可是我才刚到凡间,便遭到天兵天将追杀,可怜腹中胎儿尚未成形,竟已夭逝。

  听说后来王母将你许于他为妻,以此来断绝我的所有念想,惩罚我。可是天鹰并不爱你,几次下凡来寻我,你心里不满,告知王母,天鹰因此也被贬落凡间,至于你,偷偷下凡来追寻,王母虽恼你,念及你是她最疼爱的彩蝶仙子,网开一面,没有深究,只是将你变成一只拥有三百年法力的蝴蝶妖。你还算安静,一直认真修炼,幸早有慧根深植,法力渐渐恢复了一部分,你居然认出了天鹰。”

  回忆一点点地回来,我渐渐记起了往昔。当初我也爱上了天鹰,向王母告密,是为了除掉绛珠,留下天鹰。只是他始终没有爱上我。原来在这场爱情里,自始至终,我都是最大的输家!

  也许在别人眼里,只是个平淡虚幻的爱情故事,缘定三生石上,一份旧姻缘,恍若一场梦般,如烟花般,渐逝……

  也许我该知足,前尘往事中,究竟是谁辜负了谁?只是一段一段的时光里,我所拥有的全部爱情,似乎都不曾真正的属于我过。前世犯下的错,何以解?唯有将爱化成毒药,医不好旧伤,续不起今生缘,凡尘三生三世,足以耗尽我全部的柔情,自此将灰飞烟灭,永绝轮回……

  这一次,心里已是了然无恨憾!也许从一开始,我该选择安安静静地做一只蝴蝶,一只简单的普通的蝴蝶,飞翔是我最大的使命。

  我要飞越世界,坚持最初的梦想,幸福就在某个转角处等候!张开翅膀,天地任我翱翔!

  只是,从此没有了轮回……

(来源:http://bediinc.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bediinc.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