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伤心日记

你是我生命里永远不变的爱恋

2018-08-06 09:40编辑:admin人气:


你是我生命里永远不变的爱恋

  最近还好吗?听说你又去了南边,不知道这次你是去了南京,上海,还是回了长沙。这些地方我都没去过,可是你应该早就熟悉了吧。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你,也很久没有你的消息了。问你的那些朋友,他们大都说不知道,问到你总是叫他“老大”的好哥们,他就无所谓地说,老子也不知道,这小子前两天打了鸡血似的整天想着去美国,办完手续到了机场突然反悔也不知道改去了哪旮旯,昨天听云南那边的谁谁谁说在云南玩呢。

  他说,云南这两天边境打仗还去玩,玩**!他妈的哪天这小子坠机死了就不乱跑了。我呵呵笑,什么也没多说,心里却在想,若是哪一天你不这样乱飞就不是你了。那边你那朋友还在发牢骚,说幸亏家里人看得开,要是我他妈有个这样**的孩子,卧槽,敢不给老子老老实实呆着考大学老子打断他的腿!他妈的说走就走招呼都不打,又扔了一把烂摊子给老子,等那小子回来了老子非得断那小子一条手!

  我还是笑,我知道你这个哥们虽然这样说话,当着你的面也没一句好话,但是心里还是很担心你的,每次发现你又失踪留下一堆“烂摊子”时都是满口“卧槽”,声称要断了你,可每次都是一边发狠话一边处理你的“烂摊子”。等你回来了也只是骂一句“你敢给老子临阵脱逃你他妈的找死”然后一切如旧。突然就那么羡慕你,能有这样的哥们儿,也是你能潇潇洒洒说走就走毫不顾虑的原因吧。你总是这样,不知哪一天就突然心血来潮,10分钟后就拖着那只咖啡色的小小旅行箱,兴冲冲地赶往车站。以前你总是跟我抱怨这里发展太慢,到现在都没有机场,搞得每次都要转站去济南。

  那时候我很纳闷,既然嫌这里哪里都不好,为什么还总是回来呢?

  一天我又问,你抬头看了看天,想了一会,又低下头来笑着说舍不得这里的人。我很不满,因为每次我这样问,得到的都是同样的回答。正想反驳,突然你身后传出很大一声“老二表白了”,我们被吓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被你一躲到后面的同学听到了,于是大声起哄,你面对后面七八个男生女生竟然有一刻的不知所措,你看了我一眼,有些慌乱地。我不明所以还问你他们在说什么,结果那些人看到我后又是一阵起哄,“是嫂子啊,嫂子好!”额?我愣住。而你的脸顿时就红了,在灯光下很明显很可爱的。这下我更加呆,就一直带着莫名其妙的疑问看着你,没想到你躲闪着我的目光,脸倒是更红了。我无语,这是怎么了啊?

  自然了,难见你脸红的某群人接下来的反应可想而知,有嚷嚷着要喜糖的还有要看我们接吻的……我却迟钝到还没感觉出来异样,只单纯以为他们闹着玩,竟然大方地说没问题啊,到家里去吃。我知道你绝对不会真的让他们到我家里去的。你就愣了,定定地看着我,然后在一片起哄欢呼声中目光渐渐柔和下来,逆光状态下你的脸很精致,斜斜帅气的刘海微微遮住眼睛,长长的睫毛有些淡淡的阴影在脸上。你淡淡的笑着。突然我的心重重的跳了一下,呆呆的看着你的脸,然后不知几秒钟后突然醒悟过来,慌忙低下头去。那种感觉……像是,喜欢?

  你问我怎么了,我故作淡定地回说没事啊,偏偏离我最近的一个女孩子清楚地看到了我脸上无法压制的红晕:“哎,你们看你们看,这是怎么了,喝酒了?”这句话可是提醒了所有人关注我,于是……心虚的我听到他们再次拿“嫂子”这个称呼打趣我的时候,硬是连头都抬不起来。他们笑得更大声,你站在我旁边,也低低的笑了,伸手把我头发弄乱。那时候头发正不听话,好不容易弄好的头发被你弄乱,立马的我就恢复了正常和你损了起来。那时候我真的只是以为你是想你在这里认识的哥们儿,却从未想过为什么你每次回来说旅行计划结束的时候和学校放假总是那么的巧合。

  你喜欢旅行,喜欢自由,老是爆粗口,总是逃课,最讨厌月亮船的巧克力甜筒。但是不知什么时候,你竟然开始上课,开始考试,开始学着控制情绪,开始默认我在吃巧克力甜筒时逼迫你也来一口。而我竟也习惯了“嫂子”这个称呼,当你的朋友惹怒了你来求“嫂子”说情时,我也对你们的事插一脚,而向来不喜欢我过问私事的你似乎也挺享受我的说教。

  如果,我是说如果。没有那天晚上的那个吻,一切是不是还在按照正常的轨道运行,你还会时不时的发来邮件,给我寄来你的照片,告诉我你又去了哪里,认识了哪些人,做了哪些事。

  可是,这些,都不会发生了。

  若茗,你说,两个人在一起,不图别的,只想在累了时候,能有个依靠。仅此而已。可是若茗,为什么,我不懂的时候,你从不明白了说,我懂了,你却要和我永世不再相见。若茗,我以为,那些日子,我默许你和我靠的很近,我默许你走在路上时拉着我的手,我默许你陪我站在试衣镜前,有意无意地搂着我的腰,仅仅是因为我和你是熟识的,我们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罢了,也许你也会拉着另一个女孩子的手,也会在她试衣时揽着她的腰说“这里紧了些”。

  若茗,你以为我默许了那个突如其来的吻,是暗中承诺了什么。可是若茗,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不敢承认我是喜欢了你,我不敢面对你的笑,你笑得那么温柔,每次看到你眼睛里隐隐的期待,我都想退缩。后来就很少的回你信息,下意识的不想见你。你从一开始的疑惑,到疑虑,再到伤心,到意冷,终于到最后,你说,既然你不喜欢我,那么讨厌我,我便消失了也罢。我走在前面,一路的沉默,心里说,只要你肯说话,只要你说一句话,我就一定要让一切恢复正常,我不想再冷落你再被你冷落,不要再看到你不开心。可是终于等到你开口,你却说要离开。

  心揪成一团。呼吸忽然不稳了,我转过身来看着你,你面无表情的,好像我是一个和你无关的陌生人。你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我担心你会生气,可是你只是平淡地说着,路灯泛着黄色,你的眼睛被罩在头发的阴影里。你的唇角紧绷着。看着你,我突然感觉到,我这辈子,再也看不到你那双漂亮的会笑的眼睛,再也看不到你帅帅的向一边扬起的唇角,再也看不到,在泛黄的路灯下,那个抬头像小孩子一样的望着天,然后再低下头来看着我渐渐笑得像个不羁少年的你了。

  那一刻,我多想挽留你,我多想扑到你怀里,被你紧紧地,紧紧地,像那天一样,疾驰的汽车擦身而过,我被你紧紧抱在怀里。

  可是我没有。我动不了,也发不了声。你冷漠地看了我一眼,唇角依旧扬起了那抹不羁,慢慢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夜风在一瞬间就大了,掀起我短裙的裙角,我忽然觉得穿着高跟鞋的脚好疼,腿也感到风很凉。明明今天的气温是适合穿丝袜凉鞋的。

  你没有回头地走了,没有看见在你转身那一瞬间泪流满面的我。回去之后,我果然发现我的QQ好友里没有了你的名字。

  可是时间不会倒流,我只在回忆里想起曾经那个特立独行的你。

  来到了大学,我以为一切可以重新开始。然而我错了。学初,晚自修。我姗姗来迟。推开门就看到了那个人。低头看着手机,随便的坐着,一条腿还伸在过道处。我走了过去,高跟鞋的声音提醒了不少同学的注意,那人看着我。我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我穿的长袖短膝红裙不对还是丝袜黑高跟搭配不当,反正那人看了我几秒钟就又低头了,我也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绕过那只挡在过道上的脚在后面坐了下来。

  后来熟识了,后来各种笑骂打闹。可是我总觉得。不知不觉中我喜欢了。期间我还一度怀疑,最后还是确定我是喜欢。呵呵,和你一样,那人觉得恋人分开必要永世不见。没有回应。

  昨天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我梦见了你,我们打闹,嘻笑,你拉着我的手逛街,和你的朋友吃饭。最后,是那个商场,你拿给我一套裙子,我穿上它走出试衣间,在镜子里,你在我身后,“这里好像紧一些。”

  梦里的我泣不成声,我看着你很自然地揽住我的腰。镜子里的你笑了,笑得很好看,慢慢的你的胳膊轻轻的圈住我,让我靠在你的怀里。你温柔又满足的笑着,像是一个男人看着新婚妻子穿着婚纱的模样,你说,你知道吗,我恨你,我恨你……

  若茗,我哭着醒来。我承认我很痛,痛到都不敢呼吸。你为我改变了很多,也做了很多,是我不该贪恋你对我的好,是我不敢承认我喜欢你,是我让你希望了那么久,却还给你最大的失望。对不起。

  我,还是忘不了你的吧。那人和你些许的相像,我是把你们混为一体了吧。

  若茗,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你是不是还在喜欢我,或是,有多么的恨我。

  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初恋。我喜欢你,这个永远不会改变,这个被曾经的我不敢面对,不敢承认的事实。

  若茗,你说的永世不再相见,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答应你。希望你,能在另外一个地方,找到那个有勇气和你面对一切的女孩子,她会好好的照顾你,她会在你不开心时哄你开心,她会深深的爱你,尊重你任何一个习惯,陪你一起走遍全世界。

  虽然,我那么,那么的喜欢你。

(来源:http://bediinc.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bediinc.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